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研究问题
黔南州失信名单管理及联合惩戒制度实施情况、存在问题及工作建议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失信联合惩戒是信用监管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深化商事制度改革,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重要手段。黔南州各级各部门不断提高思想认识、狠抓工作落实,经过不懈努力,基本实现信用监管法治化、规范化、制度化。

一、制度建设情况

纵向看,黔南州仅2县(市)以政府名义制定失信名单管理及联合惩戒制度,具体为:瓮安县《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实施意见》和福泉市《建立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实施方案》。横向看,黔南州各相关部门均有失信名单管理及联合惩戒制度:市场监管部门有《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税务部门有《纳税信用管理办法》、文广部门有《旅游行业失信惩戒实施制度》、自然资源部门有矿山异常名录管理机制和《工程建设项目“多测合一”实施办法》、金融部门有征信管理制度,上述部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和要求,结合自身职能和行业管理特点,分别制定有相应行业领域的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办法,并明确名单认定依据、标准、程序、异议申诉和退出机制。

二、制度实施情况

(一)依法认定惩戒对象类别。市场监管部门依据《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将存在未按规定公示年度报告等情况的1.99万户市场主体(企业1.61万户、农民专业合作社0.38万户)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依据《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管理暂行办法》,将存在两年受到三次行政处罚等情况的2653户企业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税务部门依据《纳税信用管理办法》,将纳税人按信用评分分为A、B、C、D四级,对其领用发票、纳税缴税等行为进行控制。

(二)严格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在工程招投标、国有土地出让、申请财政性资金项目等方面对失信市场主体进行严格限制,从严审查行业市场准入申请,监管部门数据共享、互联互通,使违法失信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2020年,财政部门在“六稳六保”财政奖补方面限制失信市场主体150余户;公共资源交易部门对参与都匀市某老旧小区改造项目招投标的失信被执行公司予以限制;市场监管部门限制担任董监高475人;税务部门将龙里县421户企业纳入信用D级的经营异常名录。

(三)强化涉企信息归集共享。一是畅通涉企信息归集渠道。市场监管部门依托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推动各部门将行政许可、行政处罚及其他监管信息,全部归集到市场主体名下。截至目前,已为全州359家(州级29家)部门开设帐号1256个。二是加强涉企信息归集督导。发挥牵头部门作用,督促各县(市)及州直相关部门录入信用信息数据。截至目前,全州通过部门协同监管平台录入涉企信息数据6.59万条,居全省第二位。三是做好行政处罚信息公示。督促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按时公示已办结行政处罚案件,全年度在贵州市场监管综合业务管理系统录入公示行政处罚案件1938件。

三、存在问题

(一)名单管理标准不一,畸轻畸重。各部门因职能职责不同、依据法规不同,对失信名单对象的性质、等级、程度认定存在差异,容易造成约束惩戒过罚不当、执行存异。比如,安全生产领域失信行为与未年报被列异轻微失信行为在申请银行贷款时会受到同样的限制。再比如,工商银行会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企业是否存在失信行为,但邮储银行未将市场监管部门认定的失信行为纳入其征信中,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失信名单的权威性。

(二)联合惩戒覆盖面窄,尚存短板。目前黔南州实施联合惩戒多在银行贷款、招投标、市场准入、财政资金奖补和评优选先方面,未形成横到边、纵到底的联合惩戒格局,若失信市场主体无以上业务需要,则无法对其行为进行联合惩戒。另外,信用修复制度机制也还不完善。比如,现行法律规定市场监管行政处罚案件公示期和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管理期限为5年,市场主体一旦被处罚或列严,会对其生产经营产生极大压力。

(三)信用数据互通不畅,共享不力。大多数政府部门均有自建数据平台,如自然资源部门有矿山权信息公示系统、市场市监部门有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但信用信息交换机制不完善,平台间未建立数据连通渠道,各部门行业领域内信用信息未能及时有效推送至相关监管部门,使用时仍需通过查档案、出证明、写说明等方式获取,“信息孤岛”导致信用监管工作迟滞。

四、工作建议

一是完善信用监管标准程序。制定完备的信用体系标准,科学界定信用信息纳入范围和程序,并实行目录管理。规范失信主体名单认定标准,将严重危害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严重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等方面的责任主体纳入严重失信主体,对信息共享、信息互认、禁入领域、限制时间等予以明确,确保各部门在实施联合惩戒时标准一致、步调一致。

二是健全信用监管制度法规。加强联合惩戒调查研究,推动国家层面立法,不断完善制度设计,切实提高法规可操作性,构建覆盖市场全领域的联合惩戒工作局面。此外还要制定信用修复机制,畅通信用修复渠道,加大信用修复力度,通过加强法律法规宣传,帮助失信对象积极整改、履行义务、修复信用。

三是建立共享共建共管平台。将国家“互联网+监管”系统、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以及行业信用信息系统等平台数据互联互通,支撑跨部门、跨区域、跨层级、跨行业协同联动。提升应用自动化水平,依托各级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将惩戒对象名单直接或间接嵌入有关部门业务系统,实现对惩戒对象的自动识别和惩戒措施的自动提示,实现联合惩戒完整闭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