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研究问题
“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推广存在的困难及建议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一、零售药店处方药销售的困境

零售药店必须配备驻店执业药师服务和处方药必须凭处方销售,这两点是药品管理法律法规和原国家食药总局对于药品零售行业提出的硬性要求,由于执业药师的稀缺和医院处方基本无法外流,零售药店根本无法完全按照相关规定执行。每家药店每天收到的纸质处方远远低于药店每天处方药的销售规模。无处方销售处方药是目前零售药店无法解决的顽疾,一方面无处方销售处方药触犯药品监管法律法规,另一方面如不销售处方药,将对广大群众造成购药困难,同时也会影响药店的销售业绩,整个行业陷入两难的境地。药店为了不影响销售,只能长期处于违规操作状态,造成目前药店处方的真实性与合法性不可控、执业药师履职不到位、消费者安全用药意识不强、监督处罚法律支撑不到位等现象普遍存在,存在严重的监管风险。

为解决这一监管难题,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69月在成都市药品零售连锁企业中开展了执业药师远程药学服务和电子处方试点工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对此项工作取得的成效给予了充分肯定。2017年,我省的遵义市也借鉴成都市局的经验开展了此项工作并取得成功。鉴于此,黔南州也于2018年底开展了此项试点工作。

二、我州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推广的现状

目前,我州共有药品零售药店1445家(含零售连锁门店),零售连锁总部9家,零售连锁门店488家,单体药店957家。然而我州的注册执业药师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一店配备一名执业药师的需要,为解决这一监管难题,2018117日,黔南州市场监管局印发了《黔南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互联网+药学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黔南市监发〔2018186号),部署开展黔南州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试点工作。黔南州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试点内容主要有互联网+处方审核,即通过互联网后台执业药师远程视频进行处方审核,销售处方药品;“互联网+电子处方,即通过互联网后台执业医师远程视频为公众提供问诊服务,并开具电子处方销售药品。本着自愿的原则,通过第三方或企业自建平台的方式,为公众提供药学服务。对于第三方提供的药学服务平台必须经市场监管部门审查批准同意后,方可参与试点工作的开展。

我州采取的模式主要是:药品零售药店同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可的具备资质的第三方平台合作,药品零售药店只需按月上交服务费,由第三方平台提供远程问诊和审方一站式服务。截至202065,全州1445家药品零售药店(含零售连锁门店)中共有688家药品零售药店同第三方服务平台签订了合同并安装了远程终端设备。自2018年底我州推行远程药学服务以来至202065日,第三方服务平台共接收到公众问诊咨询服务770097次,开具电子处方371909张,审核处方350983张,开通远程药学服务平台的药店,基本达到了出售处方药凭执业药师审方销售的目标。

三、在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推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的推广解决了长期以来处方药违规销售难以规范的监管难题,为我州进一步落实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同时也让广大市民在家门口的零售药店就能免费享受到专业的医学、药学服务。但是,从运行情况来看不可避免的存在很多方面的问题。

一是药店成本增加,部分药店积极性不高。在推行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时需要配备远程终端设备并开通服务,因此药品零售药店每个月会增加几百元的成本,加之没有降低新开办零售药店必须配备执业药师的要求,有的药店的积极性不高。

二是群众购买药品和店员销售药品所需的时间增加,引发群众和店员的抱怨和不满。推行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后群众购买处方药增加了问诊或审方的过程,从上传处方、等待审核、打印处方再到销售药品,整个过程下来至少需要十分钟左右,同传统的购药方式相比增加了等待的时间和店员陪同的时间,引发群众和店员的抱怨和不满。个别药店的店员为了节约时间出现了替代顾客问诊的情形;个别药店的店员甚至又采取变更药品名称的方式来开具处方药。

三是处方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没有保障。通常,患者和医生在平台上的交流大多都是通过打字的方式来进行的,因为没有通过视频的方式来进行沟通,因此没有相关聊天的音频和视频,无法确认在同患者进行沟通的是否是医生本人。尤其是在国家尚未出台《远程药学服务规范》对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的行为进行规范前,通过远程药学服务开具和审核的处方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没有保障。

四是驻店执业药师的功能在逐渐弱化。推行远程药学服务后,虽然执业药师与患者能进行远程交流,但由于受设备限制及消费者接受度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实际效果相比面对面交流有所降低,执业药师难以充分、细致地发挥其药事服务的专业作用,问诊和药学服务中部分重要的功能难以在线完成。因此,执业药师远程药学服务仅作为执业药师面对面提供药学服务功能的补充方式,而不是对驻店执业药师的完全替代。然而,我州部分药店在推行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后,原驻店执业药师审核的处方的数量出现了大幅下降的情形,虽然驻店执业药师在药店内除了处方审核,还要为患者提供合理的用药指导,进行药品质量管理、用药监测、不良反应报告等,但是单从处方审核的前后对比来看,其功能在逐渐弱化。

四、解决措施及方案

(一)加大宣传力度,改变公众的用药观念。处方药的管理,关键是达到销售规范和使用合理,市场监管部门在这方面虽然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要从根本上改变广大人民群众传统的就医购药习惯还必须加大宣传力度,持之以恒地采取形式多样的宣传,使他们充分认识到滥用处方药的危害以及合理用药的重要性。通过宣传教育,引导公众逐步改变不正确的用药习惯,提高用药安全意识,自觉严格地按照处方药管理规定,购买和使用处方药,同时积极组织处方药管理和使用方面的业务知识培训,提高药品经营者的药学知识,规范他们的经营行为。

(二)加大对处方药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促进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的推广。进一步加大规范和治理药品零售环节处方药销售工作力度,采取飞行检查等工作方式,对发现的违法违规企业依法查处,责令改正直至撤销《药品经营许可证》等,以点带面促进工作的推进。

(三)加强对开展远程药学服务的企业检查指导,加大监督检查力度,对违法违规经营的应坚决查处。对不按规定开展试点的药品零售企业,应督促立即整改,情节严重的,取消或暂停其远程药学服务的资格;对不按规定开展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应督促其立即整改。

(四)加快互联网+远程药学的相关制度规范的制定。从国家总局或省局的层面,尽快配套出台《互联网+远程药学服务规范》、《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电子处方操作细则》等一系列制度,进一步规范第三方的问诊咨询服务平台、电子处方来源平台、处方审核服务平台等视频音频平台,逐步实现管理的规范化。同时,进一步加大对服务平台后台服务抽查考核的力度,保证药学服务的规范性。

(五)充分发挥驻店执业药师的作用。调整我国现行执业药师考试、注册的相关规定,解决执业药师门槛难的问题,提高执业药师的总体数量,并加大执业药师继续教育的力度,提升执业药师履职的能力。同时,加大对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配备和在岗情况的监管,使驻店执业药师在药品销售环节真正发挥好其应有的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